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

【文化】中美网络舆情监控比较

北京社会科学2018-12-05 11:16:28

HTML全新上线,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获取。




美网络情监控定义辨析

 

中国者将网络舆情定义为网络公共情感网络公共观点,这两种界定都将网络拟化,认为网络有人的思维,能够情绪和观点,网络舆情监控主体随时监测网络状态跟踪网络热点事件,防止化为网络群体性事件其他重大事件,监控的重心是网络及其表达。美国网络舆情监控可以用信息状态information states)和美国监控状态 American surveillance state概括,即政府提升安全和效率,强化收集、使用或揭露个人信息,使公民的隐私权受到破坏,乔治奥威尔的老大哥的黑暗视野正在变成现实。美国网络舆情监控目标是寻找在网络上发表敏感观点实施感行为的人。

 

二、中美网络舆情监控授权和限

 

美国网络舆情监控基于美国宪法、两部成文法律和一部今仍未公开政府密令。

一,美国宪法没有授权网络舆情监控但它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成为网络舆监控的限要件,在公民权利的诉讼中经常成为推翻网络舆情监控所获证据合法性的极法条。美国宪法对公民权利的保障主要由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和第四修正案构成

二,爱国者法案外国情报监控法案FISA是美国网络舆情监控合法化的个重要法律文件,开启互联网时代美国利用各种技术监控网络用户之滥觞。

第三美国信号情报指令18ussid 18)是秘密监控美国人外国人的重要密令,由国防部情报机构起草,司法部总检察长批准。密令几乎不受最高法院、会和法的监督,执法机构可以根据密令监控任何人。

国网络舆情监控缺乏专门立法,主要集中在条层面由于中国宪法不参与具体案件裁定,当公民权利受到侵犯时,很难找到补救措施。法律的层面上,《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可以在反恐和安全需求下要求行为人和法人承担责任和义务,其中包含了部分可以用于网络舆情监控的条款。但中国尚专门的网络舆情监控立法。条例层面,国务院授予重新组建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巨大的管理互联网的权力,强化了网络内容管理和网络实名制。

综之,中美在网络舆情监控的授权上存在两个显著差异

一,美网络舆情监控授权和限制的方向不同,在法理上美国没有限制个体和企业网络中的行为表达,这是宪法中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所约定的。中网络表达作了比较详细的规定,提出了网络表达的禁止性条款,因为这些表达会受到惩罚。

二,美国网络舆情监控以执法情报机构的侵入性特征,受到隐私权的限制。最法院在公民的隐私权执法机构的执法权间寻求平衡,不断摇摆。中的网络舆情监控法律上的授权没有遇到阻碍,执法机构可以管控网络行为和内容表达,足于阻止不适当的网络内容传播。

 

美网络舆情监控类型

 

1美国网络舆情监控类型

美国政府网络舆情监控主要如下五种类型

一,监控社交媒体,收集个人信息、行为和表现,建立翔实的个人档案社交圈罪犯和证据。脸书和推特两大社交网站重点监控对象。二,利用电子监控和自动车牌阅读器获取车牌信息,了解车辆和人员的行驶轨迹建立车辆和人员数据库。第三,拦截、保留、解密几乎每一种电子通讯,储存大量国内和国外通讯。国家安全局正在收集几乎所有国内电话元数据。第四通过使用物理线接入世界网络系统监控全球网络,海量信息。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法律手段和同意“信息共享”程序,迫使网络服务商允许NSA它的原始文本中直接访问或简化访问用户数据。第五美国情报机构通过后门技术,在不得到网络和通信服务商协助情况下进入其系统,获取大量元数据。

2中国网络舆情监控类型

国网络舆情监控类型比美国简单得多,在监控重点和方向上存在一定差异,表现出中国特色主要有如下几种类型:

一,敏感信息和网的访问限制屏蔽,使网站内容无法在内传播,避免造成不良影响。包括加强国内网站内容管理和屏蔽国外敏感网站。二,通过机器人人工监测种方式对社交媒体、论坛、博客新闻网站发布信息实施和限制阻止谣言或敏感内容的发布和扩散。第三,对微信、QQ聊天工具的监控技术上还存在一定的难度现在能够监测微信公众号,而对微信群的聊天内容的传播,仅限于删除敏感内容,使相关链接失效。外,对重点微信群的监测、警告和预警制度能够产生一定的威慑效果。四,电话监控电子邮件监测和收集,网络流量的截获和存储,车牌的抓取和数据库建设,在中国很少见到相关报道,也无解密信息

3中美网络舆情监控类型比较

一,中美两国在网络舆情监控的立足点上存在显著差异,美国情报和执法部门国内民众外国政府、组织个人当作潜在恐怖分子,人力、物力和技术能及之处,将他们整体纳入监控范围。国的执法部门没有将这些人整体当作潜在恐怖分子,没有将纳入监控范围,中国没有出现类似美国那样的信息状态美国监控状态 

二,在网络舆情监控的策略上,美国执法和情报部门采取进攻态势,深挖互联网体表达背后的私人通信、社交网络、停车记录、银行交易、就医记录、采购行为等,建立个体完整的数字档案信息网络舆情监控采取防堵策略,阻止信息发布和扩散作为网络舆情监控的核心,立足于维于行为者的详细数字档案没有收集的动力,也不认为有收集的必要。

三,中美两国网络舆情监控的深度和广度存在大的差美国彻底监控互联网,网络信息,到互联网协议、加密技术,个人网络行为通话记录和电子邮件,到全球主要网络流量都被美国情报和安全机构掌握。国的网络舆情监控重点体现在舆情上,以互联网络中已经发生的信息为监测对象,以国家安和社会稳定为标准评判这些信息,对于互联网络表层以下的深度信息则涉猎少。

四,美网络舆情监控主体存在显著差异,美国网络舆情监控以情报、安全、警察国防机构为主体,私营商业公司提供购买服务,机构之间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整合。国的网络舆情监控机构遍地开花,五花八门,网络舆情监控部门与中国的情报、安全、警察部门之间没有形成有效的联络通道。


四、  

 

中美网络舆情监控的原点存在差异使监控走向了不同的方向,这个原点是对国内民众及外网络用户恐怖主义风险的基本判断。美国情报及安全机构几乎所有视为潜在恐怖分子,一点决定了它们要尽其所能监控一切,形成信息状态美国监控状态 

国在本质上是一个单一民族,儒家文化传统将这个单一民族变成了一个大家,每个中国人都是这个大家中的一员,因而,中国网络舆情监控的原点是大家内部成员的监控,排除了监控对象是潜在恐怖分子的预设。中国的网络舆情监控是从事件到个体,始终维持在特定美国从总体到个体,建立所有民众的个档案,在因事件或行为引发安全信号时,捕捉个体。

一个差别是,美国的网络舆情监控在水面以下,属于秘密的情报工作自由之名不限制个体在互联网世界中的表达访问,但会因为某些行为触碰安全信号,而成为被追踪对象的网络舆情监控在水面以上,以安全之名限制个体在互联网世界中的表达访问,不给个体犯错的机会,从而也避免像美国那样放任个体犯错,而最终成为被追捕的恐怖分子。在美国,网络自由可能会触发体变身为潜在恐怖分子的风险,在中国,网络限制避免了个体可能犯错的机会。

原载《北京社会科学》2017年第1期,有删减。作者单位:海政法学院 社会管理学院



Copyright © 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