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

财经57号审计署公布9大领域审计公告 典型案件让人触目惊心!

新华视点2018-12-05 11:53:40


6月29日,审计署一口气公布了9大领域的审计公告,涉及中央预算执行、中央部门“三公”经费、中央企业收支、扶贫资金、农林水专项资金、保障房建设、金融机构、工伤保险基金、水污染防治等,均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

每年6月下旬,审计署的审计长都会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代表国务院作上一年度的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同期,审计署会以单项公告的方式发布一些相关审计结果。不过,今年审计署有点不寻常,一天内哗哗哗发布的公告,密集程度罕见,其中的典型案件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乱花钱!

八项规定后,竟然还有人胆肥触红线

公款旅游、景区开会、借机敛财、乱发福利……

这次审计涉及42个中央部门及241家所属单位,发现的主要问题有:

——民政部、中国环境科学学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违规开展评比达标或资格考试等活动,从中收费1351.48万元;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在受托开展“公交都市”称号验收审查等工作时,以技术服务名义取得收入1630.9万元;

——海关总署等3个部门和中国青旅集团公司等16家所属单位超标准列支、转嫁接待费等240.98万元;

——昆明海关将走私物品处置收入1197.95万元存放账外,用于业务经费、发放福利;

对中央企业审计发现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中国电子、中国海油、港中旅集团等7户企业所属的8家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等591.23万元,涉及64名单位领导班子成员;

——10户企业所属的70家单位存在违规购建楼堂馆所、超标准办会购车、公款旅游、打高尔夫球等问题涉及11.16亿元

对金融机构的审计,则发现光大集团、农业银行、人保集团、国寿集团、太平保险5家金融机构存在超标准购车、在风景名胜区开会等问题7262.3万元。

正义永远来得不会太迟。审计发现了287起滥用行政审批和国有资产资源管理等公共权力谋取私利的问题线索。审计署把这些线索移送纪检监察和司法机关后,270多人受到处理。


打水漂!

国家的钱趴在账上“睡大觉”,损失浪费让人心疼

在扶贫审计抽查的50.13亿元扶贫资金中,8.43亿元闲置超过1年,其中2.6亿元闲置超过2年,最长逾15年;

保障房审计也发现,有748个市县结存结转专项资金共计603.55亿元,其中478.6亿元闲置逾1年;

审计结果还显示,政府投资基金支持创新创业的作用尚未得到有效发挥。至2015年底,中央财政出资设立的13项政府投资基金募集资金中,有1082.51亿元(占30%)结存未用。

一方面是国家的钱长期趴在账上没有及时花出去,另一方面却是花出去的钱没能发挥预期效益、“打了水漂”:

——17个县的29个扶贫项目建成后废弃、闲置或未达预期效果,形成损失浪费2706.11万元;

——10户企业的284项重大经济决策中,有51项存在违规决策、违反程序决策、决策不当等问题,造成损失浪费等126.82亿元


造假账!

骗取挪用扶贫款,帮穷人致富的钱也敢贪

审计发现,有1.51亿元扶贫资金被虚报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

——29个县的59个单位和28名个人通过伪造合同、编造到户补贴发放表、重复申报、假发票入账等,虚报冒领或骗取套取扶贫资金5573.13万元;

——14个县的财政、扶贫等部门和乡镇政府、村委会等违规将6091.35万元用于平衡预算、市政建设、宾馆改造等非扶贫领域;

——17个县的25个单位将2194.78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和发放福利等;7个单位在扶贫工作中违规收取项目推广费等1249.36万元,主要用于弥补经费。

江苏省赣榆农村商业银行通过编造贷款台账、还款单据等虚增扶贫贷款规模,骗取套取扶贫贷款财政贴息补助、贷款奖励共计2000多万元,当地扶贫、财政等主管部门从中获取400多万元。

大贪要审,小便宜也要查。扶贫审计更是一个都不漏,比如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竹塘乡的贪污18.78万元扶贫资金的“两只小苍蝇”:2011年至2013年,竹塘乡农业服务中心时任主任黄晓诗、大塘子村时任支部书记向小超,通过签订虚假合同、虚开发票等方式贪污扶贫资金。


碎片化!

最小项目才4800元,部门分割统筹难

根据审计报告披露,在专项转移支付的管理上存在分配环节多、管理链条长,“小、散、乱”状况长期得不到改变。如,审计署抽查发展改革委向25个省安排的5806个乡镇卫生院周转宿舍建设专项补助中,单个项目仅5万元。

而另一个更极致的案例是,在扶贫审计中,由于统筹整合不到位等原因,抽查的贫困县每年收到上级专项补助200多项,而单个专项最少的竟然只有4800元。

为什么“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刘家义表示,由于专项资金管理权限分散在不同部门,按项目下达、分条线考核,主管部门对统筹整合有“三不愿”:担心失去行政管理权不愿整合、担心职能被调整不愿整合、担心机构人员编制缩减不愿整合。

同时,基层政府有“三不敢”:怕失去专项支持不敢整合、怕得罪主管部门不敢整合、怕影响业绩不敢整合,导致财政资金统筹整合要求难落实,大量财政资金无法发挥效益。


动作慢!

重大措施没落地,国家政策实施难

审计不光要审国家资金花得到不到位,也要查这钱花得及时不及时。比如,头一次公布的工伤保险基金审计情况中,抽查发现有17万个单位未按规定为114.95万名职工办理工伤保险,6个省的10.36万名“老工伤”人员尚未纳入工伤保险。

动作不力,某种程度上反映的是项目审批管理改革需加快推进。比如,审计抽查的11个省的172个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平均需办理审批手续26项、涉及9个部门,还需聘请中介机构进行可研报告、行业咨询等前置服务平均22项,有的事项由多部门重复审批或同一部门多次审批,审批周期平均为3年半。

而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今天,政府为支持创新创业的投资基金,还有相当多的钱也没发挥作用。至2015年底,中央财政出资设立的13项政府投资基金募集资金中,有1082.51亿元(占30%)结存未用。

刘家义建议,有关部门和地区应将整改纳入督查督办事项,对未按期整改和整改不到位的实行追责问责;加快清理修订相关制度,中央与地方各级各层次考核指标协调衔接;进一步明确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破除影响资金统筹的制度藩篱,增强吸引社会投资相关支持措施的协调性和有效性,更多地利用贷款贴息、政府采购等方式支持实体经济。

记者董峻、高敬、韩洁



Copyright © 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