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九】合同虽约定审计后支付工程款,但双方未就选定审计部门达成一致的,视为付款时间约定不明.

工程判例研究中心2019-03-09 07:51:27


作者:梁俏     

工程判例研究中心 研究员

广西欣和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05年6月,内蒙古兴华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兴华公司)与被上诉人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州建总)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兴华公司将呼和浩特市供水大厦工程发包给通州建总施工,合同约定:“装修、安装工程施工期间发包方按月进度拨付给承包方工程进度款为已完工程量70%,竣工验收后乙方上报工程结算单,报双方认可的审计部门在30个工作日内审计结束,发包方在30个工作日内拨付给承包方工程款至审计后工程总价95%。”合同签订后,通州建总进场施工完毕,涉案工程没有进行竣工验收,兴华公司于2010年底投入使用。在结算剩余工程款过程中,由于通州建总不同意审计,坚持要求按照其单方制作的《结算书》给付剩余工程款,双方对此发生僵持,通州建总诉至法院,关于工程款付款时间及利息起算时间问题成为案件争议焦点。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双方在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虽约定工程价款在报双方认可的审计部门在30个工作日内审计结束后的30个工作日内支付95%,但双方未就审计部门的选定达成一致,故该约定的付款时间实际上无法确定,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应视为付款时间约定不明,并无不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故认定涉案工程欠付工程款应以工程实际交付之日起算,于法有据。涉案工程虽然没有经过竣工验收,但于2010年底已经实际交由兴华公司占有使用,故以2010年底作为起算欠付工程款利息的时间符合本案实际。当然,由于通州建总一审起诉主张从2011年2月20日起算,该日期晚于2010年底,当事人有权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故应以2011年2月20日起算欠付工程款利息。

实务观点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本案中,按照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剩余工程款经审计结束后的30个工作日内给付。但由于双方无法就选定审计部门达成一致,审计实际无法进行,何时结束无法确定,约定的付款时间实际也无法确定,故法院认定应视为付款时间约定不明。而通州建总承建的工程已经完工,虽未竣工验收,但已交付兴华公司并投入使用,故兴华公司应当向通州建总支付欠付工程款,并从工程交付之日起计算欠付工程款利息。

案例索引

湖南高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长沙梦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申2759号】

袁海兵建设工程团队简介

     袁海兵建设工程律师团队是专注于建设工程领域法律服务的专业律师团队,团队以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法律咨询专家、美国工程记录杂志推荐的中国工程专业律师、广西优秀律师袁海兵为核心带头人,团队成员多毕业于国内知名法学院校,且具有政府机关、检察院等相关从业经历,资历深厚、办案实践经验丰富。团队服务的主要业务包括建筑施工企业常年(专项)法律顾问、重大疑难建设工程纠纷案件诉讼(仲裁)代理、PPP建设项目全过程法律服务、建设工程企业股权投融资法律服务等。

     袁海兵建设工程律师团队秉持“专业、高效、创新”的宗旨为客户提供服务,致力于成为中国高端工程法律服务最佳提供者。

团队成员

袁海兵 律师

知名工程法律专家

李妃 律师

工程专家律师

张智凡 律师

工程专家律师

梁俏

工程判例研究员

袁海兵律师部分荣誉


工程判例研究中心以最高人民法院工程纠纷案件裁判文书大数据为依托,以袁海兵建设工程团队深厚的工程法律理论和丰富的工程纠纷诉讼服务经验为支撑,分析裁判导向,深挖裁判规律,致力于成为中国高端工程法律服务最佳提供者。


·代理重大、疑难建设工程案件

·BOT、PPP等建设项目全过程法律服务

·提供重大、疑难工程案件大数据法律分析报告


工程判例研究中心:

主任:袁海兵  律师

电话:13978847553  

邮箱:xidafaxue98@163.com

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每日精彩等着您~

预约讲座问题咨询,请扫二维码联系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八】结算审计时间明显超出合理期间,发包人延期支付工程款的,应承担利息损失和违约责任。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七】双方签订结算协议后,一方以工程属于政府审计项目为由请求撤销结算协议的,不予支持。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六】中标合同签订后,双方另行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的,约定无效。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五】虽约定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但双方以实际行为变更结算约定的,审计结论不应作为结算依据。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四】审计机关依职权对工程造价进行审计,承包人配合审计的行为不能推定为同意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三】审计机构超越资质范围出具审计报告,但结算双方均予以认可的,应当以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二】发包人单方委托审计机构作出的结算审计结论,承包人不予认可的,不应作为结算依据。

【审计与结算专题之一】双方当事人已通过结算协议确认工程价款的,政府审计不影响结算协议的履行。

Copyright © 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