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

从“日本队消极比赛”看内控“规则滥用”和“目标冲突”

阅洲内控与风险管理2018-12-05 16:50:04

 2018年世界杯日本队与波兰队的比赛,日本队在尾声阶段还处于01落后,主帅西野朗听到塞内加尔01落后哥伦比亚的消息后,立即指示球员放弃进攻。球员们也立即遵守主帅的战术意图,集体撤回本场半场。

 波兰队也相当配合,最后的十多分钟比赛,日本队开始不停在后场倒脚,波兰队也无意逼抢。就这样,在现场观众的漫天嘘声中,比赛以“传球练习”结束了。

 面对媒体的炮轰和球迷的不满,日本队主帅西野朗赛后公开道歉,他表示:“我们并不想在场上拖延时间,但无奈我们要将命运交给另一场比赛的结果,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局面。我传达给球员的信息是留在原地,球员们的确好好执行了我的战术部署。”

 日本队在与塞内加尔积分、净胜球、进球数、对弈结果全部相同的情况下,凭借黄牌少的优势力压对手,以小组第二晋级淘汰赛。有的球迷认为日本队是在合理利用规则,有的球迷认为,日本队的表现,无法对得起现场和电视机前的球迷。

 国际足联赛事运营总监科林-史密斯对此感到不满:“观众是花钱来看比赛的,他们有权观赏到一场精彩的比赛!这是个意外情况!国际足联正在考虑在世界杯后调整排名规则。”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借用这个案例,我想谈谈内控体系中常常出现的“规则滥用”问题、以及与之紧密联系的“目标冲突”问题。

 所谓规则滥用,即针对内控体系中的各类规则,相关人员完全可能从自身利益最大化(或风险最小化)的角度加以利用。比如:企业规定了月度费用预算上限,相关部门则就很可能会把月度费用实际用到上限;企业规定了当二等座火车票比较难买时可以买一等座,则“二等座火车票难定”的概率就会大大提高。如此等等。

 

 与“规则”紧密相关是“目标”。规则的制定,应该是为具体目标的实现服务。以世界杯小组赛规则为例,与这件事情相关,国际足联目标大致可以分为两类:1)要确保小组赛能够得出明确的名次结果,不至于最后出现没办法判断谁应该出线的状况;2)尽可能提高比赛的可观赏性(包括文明比赛)。

 

 这一次,就是上面两类目标出现了冲突,即由于基于第1)类目标所制定的游戏规则,被日本队所利用,进而对第2)类目标的实现造成了影响。

  

 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国际足联傻吗?我认为不一定。因为,从规则制定者/执行者的角度,通常会有如下的目标取舍原则:

 A.短期目标>长期目标:比赛的可观赏性槽糕是可以在长期去解决的事;但如果小组赛得不出明确出线结果,则是马上就必须面对的!

 B.可能导致自身高成本的目标>可能导致自身低成本的目标:如果小组赛得不出明确出线结果进而对整个赛程安排造成影响,对规则制定者/执行者而言是灾难性的;而(部分)球迷的不满,假以时日自然会慢慢消退,不会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那为什么国际足联不补充一个“禁止消极比赛”的规则呢?理由很简单,执行成本太高——什么叫“消极”?谁来认定?怎么认定?怎么处罚?如何面对被处罚球队/以及背后球迷的抗议?从可操作性的角度,这个规则远远不如“黄牌数量多寡”规则,国际足联也不可能傻到去制定这样给自己挖大坑的规则。

  

 因此,关于国际足联官员“国际足联正在考虑在世界杯后调整排名规则”的表态,我认为无论怎么修改规则,出现“消极比赛”的概率永远存在。

 

 那么对企业内控实践的启示何在?1)在制定目标以及配套规则时,要充分考虑规则被滥用、目标出现冲突的可能性;2)当冲突不可避免时,应基于企业整体目标做到“两害相权取其轻”;3)要充分考虑规则制定者/执行者自身的利益取向,并分析会不会威胁企业真正需要实现的目标(包括规则制定者/执行者行为短期化等);4)需要及时识别并且评估规则滥用以及目标冲突,并且从企业整体目标的角度进行必要的调整。

 

 好了,让我们继续观看2018世界杯吧!希望能少点让风控人操心的局面


Copyright © 成都商务服务交流群@2017